《兜兜的爱情故事》第三集

兜兜的眼泪

2021年7月26日深夜 仰光 兜兜家

《兜兜的爱情故事》第三集

放下昂从飞行员驻地打来的报平安电话,兜兜走到临街的阳台上,倚在栏杆上深深吸了一口楼下邻居院子里飘来的淡淡的栀子花香,低头摸了摸隆起的肚子:

“听见了吗宝宝?爸爸飞回来了,爸爸运回来的药能保护整整50万人的健康,他从中国结的善缘一定能保佑我们母子平安。”抬眼望向客厅,照片里两位中国教练正喜气洋洋地朝她笑着。

(以下兜兜独白)
8年前去中国集训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开家。正是那一次中国之行,让我遇见了生命中除妈妈外最重要的两个人——昂和张教练。昂给了我自己的小家和宝宝,张教练帮助我实现了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梦想——为自己的国家赢得金牌。
那一年我17岁,刚上大学一年级,课余学习射击已经三年,在国内拿过多次冠军。感恩妈妈,守寡多年独自抚养我长大,为了满足宝贝女儿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的爱好,不惜典当自己的首饰为我购买射击装备。
母女俩相依为命17年,一天也没有分开过。出发去中国那天,一贯坚强的妈妈竟然在机场大厅当着老师和队友们的面抱着我哭了起来。当时几个男生正争着从我手里抢行李箱,见状都不知所措起来。
《兜兜的爱情故事》第三集
也许是为了掩饰失态的尴尬,妈妈一边用手擦眼泪,一边叫过那个一直远远看着我们的男生,不容置疑地对人家说:“小伙子,你过来,麻烦你帮兜兜拿一下行李箱!”
那个沉稳健硕的大男生,就是昂。也许这就是张教练说的缘分吧。
后来我想起这件事还和妈妈开过玩笑:“妈妈,不是我和昂一见钟情,是您和您女婿一见钟情!”惹得妈妈挥舞着扫帚满屋子追着我打。
记得第一次坐飞机的我看什么都新奇,刚刚起飞,被妈妈搞得伤感低落的情绪就云开雾散了,和坐在旁边的队友眉飞色舞地有说有笑起来。
一般人不知道的是,射击运动员的感知能力是超乎常人的。不用看,我本能地感觉到昂就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还能感觉到他在时不时地向我张望。
我暗自鼓起勇气,决定再次感觉到他看我的时候,也向他的方向看一眼。心里对自己说不是为了别的,只为验证一下自己的感知能力,谁知道一下子就和昂四目相对了。那一瞬间,感觉就像刚才起飞时体验到的人生第一次失重,整个人都像飘起来了,有些害怕,却又盼着再来一次……
初次来到异国他乡,虽然和大家在一起,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昆明机场的航站楼宽敞华丽,接机的中国老师们亲切热情。我看到昂一下子就从行李传送带上认出了我的行李箱,结实的手臂轻轻摆动了一下,大大的行李箱已经安安稳稳地和他的行李一起放到了推车上。
出了机场大楼,一月的昆明对我来说真是寒风凛冽,正哆嗦着想什么时候才能上车,一件还带着体温的厚厚的外套披在了我身上。一位留着利落短发、笑意盈盈的中国Seyama用她的外套裹住了我,俯在我耳边说:“Don’t freeze, little girl!”
《兜兜的爱情故事》第三集
温暖的外套,温暖的笑容,我马上就感觉没那么冷了。这位“有温度”的中国Seyama就是张教练。
接下来的训练紧张而又充实。训练基地现代化的场馆和完备的设施让我们大开眼界,教练们严格而又耐心的指导和全新的教学方法更令我们获益匪浅。射击队员里我年龄最小,个子也最矮,但我在国内的平均成绩是最好的。张教练对我格外关照。
来中国前我的教练对我说:“兜兜,我们缅甸已经44年没有主办过东南亚运动会了,这次我们要挺起胸膛让大家好好看看我们缅甸人的本事。运动员为国家增光靠的就是奖牌。中国是射击大国,这次帮助我们集训,你一定要珍惜机会,不要怕吃苦!”
我很能吃苦,因为我热爱射击,更因为我期望着在年底的运动会上给国家赢得奖牌。我不光咬牙坚持完成每天高强度的训练,还经常晚上一个人跑到射击馆练动作。
张教练对我非常有信心,刚刚完成一半的训练进度就对我说:“兜兜,你这个小姑娘特别能吃苦,老师喜欢你,我把能教你的一点不剩全教给你。记住,只要坚持这个训练状态,老师保证你年底拿奖牌!”
《兜兜的爱情故事》第三集
这下儿我更有干劲儿啦!训练成绩稳步提高。张教练高兴得像自己拿了金牌一样,天天都美滋滋的。
我和昂同在一个基地集训,训练日程紧张,我们只能偶尔在运动员餐厅碰面,但是周围队友们都在,两人连坐到一桌吃饭都觉得不好意思。
一天我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主意,对张教练说:“Seyama,好几天没见到陈教练了,咱们去举重馆看看他吧。”
张教练愣了一下:“好啊。你陪我去‘视察’一下陈教练的教学情况。”
还没进举重馆的门,就听到陈教练的呵斥声:
“Have not had the lunch? ”
张教练摇摇头,领着战战兢兢的我走进场馆。
陈教练扭头看了我们一眼,竟然没有像平时见到张教练那样笑逐颜开,反而加大嗓门儿对着几个男队员大喊起来:
“Cheer up you guys! Don’t pull a long face!”
别看陈教练平时笑嘻嘻的,上课时的样子好凶呦!
我想找找昂在哪里,眼前的情景一下子把我惊呆了:
昂和几个队友穿着汗湿的举重服,正以俯卧撑的姿势趴在地板上,用两肘和两脚努力撑起身体,每人腰上都摞着几块巨大的杠铃片,每个人的身下都已经聚了一滩汗水。

《兜兜的爱情故事》第三集

昂腰上的杠铃片最多,足足有6片。他脸上满是痛苦,紧紧咬着牙关,大滴大滴的汗水从额头、鼻子和下巴落下,手臂和腿上的肌肉明显地抽搐着。
昂旁边的男生支撑不住一下子趴了下去,陈教练眼明手快上前两手扶了一把杠铃片,嘴里却叫着:
“You out! Coming and going run! 10 times! ”
我再也忍不住了,拉了拉张教练的衣袖,带着哭腔儿说:
“Seyama,咱们回去吧!”
张教练嘴唇动了动想要说点什么,看了看板着脸的陈教练,最后还是拉着我转身出了训练馆。
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张教练几次看看我,欲言又止。
拐过田径场,一只黄白相间的大花猫卧在路边厚厚的落叶上警惕地看着我们。为哄我开心,张教练指着猫刚说出:“兜兜你看……”我憋了半天的眼泪已经大串大串地掉下来了。
两个月的集训快结束了。在张教练的悉心指导下,我的成绩明显提升,并且稳定在一个相当令人满意的范围内。张教练好像注意到了我和昂之间的朦朦胧胧的感情,有意无意地总是在我面前提起昂。
“兜兜,陈教练说昂的成绩提高了一大截,你猜猜有多少?”
张教练非要给我扎个据说昆明正流行的“鱼骨辫”,一边在我身后忙活一边问。
“我猜不出,有多少?”
“足足10公斤呢!”
“真的?那昂的平均成绩都接近越南的Le Quang Trung啦!他可是上届62公斤级的冠军呀!看来陈教练的魔鬼式训练效果不错啊!”
张教练从我身后探出头:“咦?你这个丫头什么时候对举重的事知道得这么多啦?”
我知道说走嘴了,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儿:“哎呀Seyama!我是关心陈教练的训练效果,我……”
“好啦好啦!”张教练转到我面前,左左右右地欣赏了一番自己的“作品”:
“真是个爱害羞的小丫头,不想说就不说。不过Seyama告诉你,在中国,很多女孩子都会主动向男生表白的。唉,昂这个小伙子什么都好,就是这方面有点不自信。对了,他是什么星座?”
我才不会再上当呢,但同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Seyama,”
“什么?”
“我们成绩进步很快,都是您和陈教练的功劳。陈教练知道我成绩提高了多少吗?”
“他当然……”
“Seyama,”我没等张教练把话说完,走到射击台边拿起一张正方形的纸片,小心翼翼地叠成四方块儿:“眼见为实。”

 

本文系胞波网独家稿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ukphaw.net/28860.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6月8日 下午2:22
下一篇 2022年6月9日 下午2:3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公众号
胞波(同胞兄弟)传统源于中缅民间,基于民间,成于民间!“胞波网”承续胞波情谊,促进两国人民之相互了解与理解,服务民间交流及发展......